书从北京来:国家图书馆创新文献共享借阅

黑龙江省图书馆工作人员在进行借阅创新文献加工。

赣州于都县的郭滨很庆幸自己读到了《正面管教》:“我对孩子有了更深的了解。以后会多从孩子角度思考问题,考虑孩子的感受,更好地帮助孩子成长。”

2021年1月,因为参加阅读推广活动朋友的极力推荐,郭滨把这本书借回家研读。他意外发现,扉页上钤印着“国家图书馆藏书”和“国家图书馆共享借阅”两枚红章。从北京来的书?

是的。进入2021年,在黑龙江、江西、西藏、甘肃、湖北、吉林等六省近百个市县级公共图书馆中,读者可以陆续借阅到国家图书馆的馆藏书了!考虑到文献的数量以及这些地方和北京的距离,这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工程。

好钢用在刀刃上

国家图书馆典藏阅览部主任李晓明女士告诉记者,国图联合各省图书馆实施文献共享借阅是去年8月提出的,国图准备好文献及电子数据一并移交,由各省图书馆将图书托管给最需要的下级分馆。考虑到公共文化保障服务的不均衡,国图优先与中西部和边疆省份合作。到目前为止,第一批72.5万余册文献已进入黑龙江等六省级图书馆的共享借阅体系,其中图书53万册,为全种类图书,包括深受读者喜爱的文学小说、历史文化、经济管理、心理励志等,约占75%,期刊约占25%。

国家图书馆是中国文献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级图书馆,目前馆藏文献总量为4036.42万册。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》规定,出版单位都应向国家图书馆交存正式出版物。因各种原因,目前交存率大概为80%,其中一些交存量也未达到标准的3-5本。为保证读者需要,国图拨出专门经费购买,第一二本作为永久收藏,第三四本进入借阅系统。满两年后替换新书,下架图书进入共享借阅计划。

李晓明说,将复本文献支援边疆省份并非起于现在,只是之前都是将所有权直接划拨,3年后由当地图书馆自行处置。后来发现图书利用率不高,个别图书甚至流入二手书市场,所以这一次按照文献资源利用最大化和资产可追溯原则,创新了方式方法——图书所有权仍归国图所有,地方省馆享有使用权。如后期数据反馈某些文献未能得到很好的流通,国图会请当地将文献返回,重新进行省际调配,为图书找到真正的读者,增强图书流动性,充分满足人民群众的阅读需求。

这些书贵如春雨

方便借阅起见,这些书被分散托管到各省区下属的地市或县级分馆中,如江西托管图书馆为6家,湖北5家、吉林5家……最惊人的是黑龙江省,拟定托管图书馆为98家!“最后托管的一定不止98家”,黑龙江省图书馆常务副馆长张大尧用“如饥似渴”形容下辖各分馆对这批共享文献的渴盼。

黑龙江省共建立省、市、县三级公共图书馆109个,96个县级馆馆均藏书量9.65万册件,全国排名第23位;馆均财政拨款123.5万元,全国排名第26位。县级图书馆的新增藏量购置费,10万元以上的只有11个,仅占11.4%;购书费小于1万元的图书馆有8个。在平均书价48元的今天,1万元能买多少本书?208本。贫困地区的图书馆藏书不过两三万本,这还是十几年、几十年积攒出的家底,很多书都已内容陈旧,如果能争取到1万本共享借阅图书,相当于获得40万元的购书经费,一举增加这么多3年内新书,下面分馆能不抢吗?

张大尧介绍说,2020年9月15日和25日,两辆大挂车送来了20万册文献,省馆腾出了700多米长的场地,发动了20多人将图书重新分类以适应分馆情况,并将教参、教辅类图书按照低幼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重新分拣,对乡村小学、农村贫困留守儿童、特殊群体等弱势群体给予倾斜,并在第一时间协调统筹,顶着新发疫情将书送到牡丹江地区边境流动分馆。

各省馆都努力把书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。江西省图书馆钟麟说,他们特意为中国科学院稀土研究院申请了6000册以科技类图书为主的共享借阅图书。赣州市图书馆办公室主任刘俊告诉记者,赣州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占全国保有储量60%以上,素有“稀土王国”的美誉,稀土研究院因此于2020年1月落在赣州,这是赣州有史以来最重量级的科研平台。研究院图书馆属于赣州市馆的分馆,已配备图书3000多册,略有不足,这次拿出6000册由研究院图书馆托管,大大丰富了馆藏资源。

吉林省图副馆长张勇说,他们特意请国图提供2500册盲文图书,补充到5个地级市图书馆的盲文阅览室,并请求提供2500册朝文书调配给延边州图书馆。今年,吉林省图准备借共享文献的东风,进行旅游阅读驿站建设,文旅融合,提升旅游服务品质。

为减少二次分配的工作量,湖北省请国图直接将第一阶段的6万册文献配送到赤壁市和英山县图书馆。西藏自治区图书馆则进一步充实街区和寺庙分馆馆藏,着重发挥藏文文献和少儿文献的借阅效能。

未来借阅皆在云

记者提问:“这些共享图书,是长留当地,还是会流转更替?”

“文献的使用权在地方馆。国图将授权各合作省馆结合实际情况进行文献的轮换和分配,国图每年还将继续向各合作馆支援5000-10000册文献,加强和地方的沟通合作。”李晓明说。

“计划执行中,是否由国图提供书目,由省图自由挑选自己感兴趣而本馆又没有的图书呢?”

李晓明笑答:“第一阶段还做不到这一步。我们也看到各地有不同的需求,比如黑龙江和湖北希望得到有关当地历史、地理、旅游方面的文献。第二阶段,我们将进行平台搭建,让各地能充分而细致地了解每一册文献,各图书馆的文献需求也可以明确到书名,供需充分对接,为当地读者挑选到最需要的文献。”

现在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共享计划的轮廓:第一阶段与地方图书馆合作,利用总分馆体系优势,将国家图书馆的馆藏复本文献投入其图书借阅流通体系,实现外借服务拓展,最大限度地服务于全国读者的阅读需求;第二阶段,结合“十四五”期间的智慧图书馆建设,建立一个全国图书借阅云平台,打通与合作馆之间服务平台的连接端口,实现对文献的动态管理。同时,充分吸纳社会各界捐助及个人捐赠资源进入云平台,以建立惠及全民的共建共享借阅体系。

“将来有了云平台,可能会有省际间的流动。比如两省交界处的读者,可以到距离更近的外省图书馆借书。”李晓明愉快地畅想未来。